得好友来如对月,有奇书读胜观花

作者:徐志刚 发布日期:2017-10-17

得好友来如对月,有奇书读胜观花

——杨小琪印象

徐志刚

“得好友来如对月,有奇书读胜观花”是乾隆年间进士、书法家、诗人王文治长诗《题颐和园藕香榭》中的诗句,深得读书人的喜爱。常有善书者将其写成对子,或悬于书斋,或赠予知己。在陕西著名青年书法家杨小琪的书法作品集《寻碑问帖》里,就收录了他创作的这么一幅作品;用笔取法《张迁碑》和赵之谦的隶书,同时引入魏碑的方笔和些许行书的灵动笔意,作品因而醇厚扑拙、雄浑大气,我很是喜欢。

前几年,一个叫大前研一的日本学者写的那本《低智商社会》很让国人不满。书中那句:“中国人均每天读书不足15分钟,人均阅读量只有日本几十分之一,中国是典型的‘低智商社会’”的说法国人更是不爽。可人家却没说错,我们的确是满大街桑拿按摩而极少书店,爱读书常读书的人也确实不多,书画圈也这样。常会有戾气十足的誊书公、画匠把书画艺术当做行为艺术似的气壮如虹般的招摇于市。小琪不同,他应该是陕西书画圈里最爱读书写作的书法家之一。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我曾在市上的一个杂志做编辑,他常给杂志写稿,时常有点稿费,几块或十几块钱的要发给他;一来二去,我和他就熟悉了,那时,我就知道他爱读书。由于他性格内秀不张扬,那时他就在书法上下功夫我倒是后来才知道…今天,小琪成了我省著名的青年书法家、成了名人,能有这样的成绩,肯定和他的读书写作有关。

小琪在书法上的成绩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他的作品因多次参加各种国展、“杯”展并屡屡获奖,使他早早的就成为中国书协会员,他还是我省青年书协的副主席和省书协创作委员会的委员。去年,他又荣幸地被列入陕西省“百优人才”计划,作为一名优秀的青年书法家,受到政府的奖励性扶持,让朋友们对他心生敬意。但我更赞赏的,却是他对读书的坚持和对写作的痴迷。他常说:对书法艺术的追求是书法家一辈子的事,急不得;而读书和写作却是一个书法家提高其人生境界或书法境界必需坚持做下去的两件事,是强化自己综合素养、尤其是提高自己文化素养的必由之路。

我曾看过一本叫《画家散文》的书,湖南出的、厚厚的,入选者都是老一辈书画家,像齐白石、张仃、常书鸿、傅抱石,叶浅予、丰子恺、吴冠中等有百十位,对我影响也很大。我由此得知我国历史上许多大书画家不仅是丹青高手,更是文章的妙手。像吴冠中先生、他的《吴冠中散文集》,在文学界就享有盛誉。吴先生的散文感觉敏锐,色彩鲜明,生动活泼,冼炼隽永;让人每每读起都如盛夏的清泉入口,沁人心扉,又如谆谆长者给儿孙谈天说地,朴实亲切生动接地气。而小琪的文字,很是有些吴先生的遗风。在他送我的那本作品集《寻碑问帖》里,他的每幅作品都配发了一篇创作感言,文风朴实,简洁实用,信息量也很大,充分显现了他在文字上的功力。让人很受用——不仅对书法家有用,对不搞书法的也有用。

小琪是中国散文学会的会员,写作,是他在书法读书之外的另一个嗜好和追求。他的散文和他的人一样、温润质朴且颇有几分士气。比如他在《叫一声乡党叔,你一路走好——深切怀念陈忠实老师》中写的:“虽说都是灞桥人,我与陈老师却从未接触过,但又因有了对其作品的品读,对其内心世界的了解,因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那种骨子里的渊源,感觉他是那样的和蔼,那样的亲切,好像就是自己村里的一位老人”。又比如他在《读汪曾祺 品文士风雅》写到:“一直以来,对传统文化有着一种深深的情结,每每读到古代士大夫阶层文人贤士翰墨往还、吟诗作画、品茶饮酒、弹琴长啸,论古今之事、说万物长短,头头是道,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时,其飘飘欲仙、超然物外的风雅总不免使人神往。一个时期,曾经认为,随着社会的发展,时代的进步,士大夫阶层的消逝,这种风雅距离我们已经愈来愈远,只能是影视剧中的一个片段或者心中的一个梦而已。然而,读过汪曾祺的散文,读懂了汪曾祺,品味着汪曾祺的风雅,似乎又找到了理想中的古代文人贤士,原来在当今这样纷繁复杂的社会里,也还存在着这样的文士和这样的风雅”。对小琪的文彩,此处我们只能管窥,但其文中所充溢的笔力才情,你我想必是感受到了。没错,这就是杨小琪、一个即注重外在羽毛又注重内在修为、内外兼修的爱读书擅写作的青年书法家。

回首过去,我和小琪是老友、文友,更是前贤诗句里的“好友”,十来岁的年龄差异并没有影响我们的交往;每每我二人相处,或坐而论道、品茶参禅,或把酒言诗,研墨写字,即使是静默于一隅,眼看这大千世界风起云涌,体味这造化神奇的风情物理,都会有与月相对,有凤来兮的欢喜。

杨小琪书法作品选






政协西安市委员会 版权所有 备案号:陕ICP备04038

主办单位:政协西安市委员会办公厅 最佳浏览分辨率:1024*768

通信地址:陕西省西安市凤城八路85号 邮编:710021